这也属于雷吉德夫的宣传手段之一,为了恢复人们对这个王朝的敬畏。此像高二十米,长五十七米,面部长约五米,头戴“奈姆斯”皇冠,额上刻着“库伯拉”(即cobra:眼镜蛇)圣蛇浮雕,下颌有帝王的标志--下垂的长须,一只耳朵就有二米多长。

狮身人面像的历史

数千年来,斯芬克斯一直被沙掩埋至肩部,在撒哈拉沙漠的地平线上露出一个奇异的头颅,1817年,热那亚的探险家乔瓦尼·巴蒂斯塔·卡维利亚上尉带领160人想把石像挖出来,但沙子快速填回挖开的沙坑,这次近现代史上对斯芬克斯的首次挖掘失败了。直到上个世纪30年代末,埃及考古学家萨利姆·哈桑最终将巨像从黄沙中解放出来,当时《纽约时报》宣称:“斯芬克斯终于从无法穿透的遗忘阴影中走出来,成为地标。”

谁建造了狮身人面像也是一个谜,最初古埃及学家认为是胡夫法老,建造目的是为自己的金字塔守灵,这种说法衍生出一段栩栩如生的描述:公元前2610年,法老胡夫来这里巡视自己快要竣工的陵墓,大金字塔。胡夫发现采石场上还留下一块巨石,当即命令石匠们按照他的脸型雕一座狮身人面像。

但雷纳尔和其他一些考古学家逐渐推断出,石像是胡夫的儿子,哈夫尔法老下令修建的。哈夫尔在公元前2600年统治埃及,王朝持续了500年最终因战乱和饥荒崩溃。根据象形文字的记录,胡夫为自己修建了高146米的金字塔,距离后来狮身人面像建造的位置400米。哈夫尔也建造了自己的金字塔,不过比父亲的矮3米,距离狮身人面像同样是400米。雷纳尔发现了一些证据将狮身人面像和哈夫尔法老联系在一起,最早的证据追溯到1853年。那一年,一名叫奥古斯特的法国考古学家在狮身人面像附近找到一尊黑火山石雕刻的哈夫尔真人大小的雕像,雕像附近是一所建筑的遗迹,后来被称为庙谷。此外,奥古斯特还发现一条专门铺设的石道遗迹,连通庙谷和哈夫尔金字塔旁边的神庙。1925年,另一位法国考古学家埃米尔·巴雷兹在狮身人面像正前方发掘出另一个古建筑遗迹,被称为斯芬克斯神庙。

这些证据显示哈夫尔法老安排了一个伟大的建筑计划,包括狮身人面像、自己的金字塔以及神庙等,不过仍有很多考古学家坚持狮身人面像是胡夫建造的。直到1980年,雷纳尔雇佣了一名年轻的德国地理学家汤姆·爱格纳,汤姆以全新的方式证明狮身人面像属于哈夫尔法老的系列建筑。检查狮身人面像和斯芬克斯神庙的岩石样本后,雷纳尔和汤姆发现了很多化石样本,根据辨认这些化石他们发现,建造神庙墙壁的很多石头是从雕刻狮身人面像的巨石上凿下来的,显然工匠们利用绳索和滑轮车将雕刻狮身人面像剩余的巨大石块拉到建造斯芬克斯神庙的场地“废物利用”。

因此看来,哈夫尔将金字塔、狮身人面像和神庙纳入一个统一的建筑计划,但是谁执行了这不朽的计划呢?1990年一个美国游客在距离狮身人面像800米的地方从马上摔下来,他的马被一道矮墙绊倒,埃及古文物学会秘书长、考古学权威扎希·哈瓦斯随后展开调查并发现了一个古埃及王国公墓。有600人埋葬在这里,中央是监工的坟墓,有墓志铭标明死者的姓名和身份,周围是一般劳工的坟墓,没有身份说明。就在这个公墓附近,9年之后雷纳尔发现了他的失落之城。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这里就时常有古建筑被发现,雷纳尔和哈瓦斯一直非常关注,但是直到他们完成精密测绘和绘图后才意识到,这是一片壮观的居住区,有10个足球场那么大,建造年代可以追溯到哈夫拉的统治时期。居住区的中心是4个长泥砖筑成的营房,与普通房屋一样有柱廊、睡台以及厨房,只是规模比普通住房大,可容纳50个人并排睡觉。雷纳尔说,营房可以容纳1600名到2000名工人,如果睡台是双层结构还能容纳更多人。工人的饮食表明他们并非奴隶,雷纳尔发现遗址中有2岁以下雄性牲口的遗体,说明工人的伙食主要是牛肉。雷纳尔认为,很有可能是普通埃及人按照国家赋役、或者分封等级的形式,通过轮换方式来修建狮身人面像及周围遗迹。

45个世纪以前人类缺乏铁质,埃及人主要使用石锤,配合铜质的凿子来完成更细致的工作。研究人员发现,铜凿子禁不起敲打,仅仅数下之后便开始变钝,需要经常更换。综合考虑后估计每个工人每周能凿下一立方英尺的石头。按照这个速度,100名工人能在3年完成狮身人面像。

狮身人面像的结构

狮身人面像的面部比大部分远古雕像的面部保存较好,但几千年来经历风化和人为破坏,鼻子完全损毁。根据1402年一位阿拉伯历史学家的记载,一名苏菲派狂热分子曾故意毁其容,目的是“修正宗教上的谬误”。然而,仍有很多线索能推想石像最初是什么样子。19世纪早期人们挖掘出脱落的石雕胡子和代表埃及王权的眼镜蛇头饰,石像脸上至今还有残留的红色染料,这让考古学家推测整个面部曾经是红色,而其他部位同样发现了黄色和孔雀蓝颜料,这让雷纳尔怀疑,最初雕像身披艳俗颜色。

狮身人面像的传说

这是个千古之谜。难道用自己脸庞的形像雕个玩意儿,用来护卫自己堂堂的陵墓,不会被人耻笑吗?那显然降低了法老的身价。在古代的神话中,狮身人面像是巨人与妖蛇所生的怪物:人的头、狮子的躯体,带着翅膀,名叫斯芬克斯。斯芬克斯生性残酷,他从智慧女神缪斯那里学到了许多谜语,常常守在大路口。每一个行人要想通过,必须猜谜,猜错了,统统吃掉,蒙难者不计其数。有一次,一位国王的儿子被斯芬克斯吃掉了,国王愤怒极了,发出悬赏:“谁能把他制服,就给他王位!”勇敢的青年狄浦斯,应国王的征召前去报仇。他走呀走,来到了斯芬克斯把守的路口。“小伙子,猜出谜才让通过。”斯芬克斯拿出一个最难最难的给他猜。“能发出一种声音,早晨用四条腿走路,中午用两条腿走路,晚上却用三条腿走路,这是什么?”“这是人。”聪明的狄浦斯很快地猜了出来。狄浦斯胜利了,他揭开了谜底;但斯芬克斯不服输,又给狄浦斯出了一个谜语:"什么东西先长,然后变短,最后又变长?"狄浦斯猜出了谜底"影子".于是斯芬克斯原形毕露,便用自杀去赎回自己的罪孽。

据说,狮身人面像是依照斯芬克斯的形貌雕刻的。其实,狮身人面像并不是只有埃及开罗才有。只是在开罗的这一座最大,而且是最古老的。不过,各处雕刻的大小狮身人面(或牛头、羊头等)像,都是蹲着的。不同的是,有个别的还举起了一只爪子。

狮身人面像的猜测

于是人们就产生了这样的一种推理,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能够认定了这个雕像,斯芬克斯的雕像它的面容雕塑的是哪一位特定的法老的话,那么这一个法老的生卒年,我们大体上能够知道。于是我们就能够断它属于谁,也就能够知道它是哪个年代建造的。于是我们看这是两个法老,不是一个法老,两个法老的雕像。左边这个是胡夫的儿子叫哈夫瑞,也就是说,这个斯芬克斯雕像,后边的那个金字塔,也是整个埃及第二高的金字塔的拥有者,他是哈夫瑞;右边这个叫詹德夫瑞,也是胡夫的儿子,他是哈夫瑞的哥哥,他也统治过埃及,也做过法老,是在胡夫去世之后,他是接任胡夫当了埃及的统治者,但是他的时间非常短,三到四年,他就死去了,不仅死去了,而且非常有意思的是什么呢?说古王国时期,法老都习惯于把自己的金字塔建得很大,而且都建在了吉萨,因此吉萨才成为一个金字塔的代名词,但是他却没有把自己的金字塔建在吉萨,而是建在了吉萨北边的阿布拉瓦什这个地方,这个地方金字塔建得很小,为什么是这样,我们且不说它,但无论如何他在吉萨没有自己的陵墓,没有自己的金字塔建筑。他也很短命,究竟是为什么,我们可以推想,但无论如何他是三到四年就去世了,他的弟弟哈夫瑞开始接替了他,作为古埃及第四王朝的统治者,继续统治着埃及,并且建造了巨大的金字塔,然后金字塔前面又出现了这样一个狮身人面像。这个狮身人面像它究竟像谁,我们还可以把它倒回来看看这个狮身人面像。

如果鼻子存在的话可能比较起来会更好一些,但是嘴的模样我们还是能够多多少少看清楚一些的。一般的学者们经过反复比较,甚至是一些计算机的测量,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什么呢?尽管它是在哈夫瑞的金字塔的前面,一般认为它是哈夫瑞金字塔的一个建造物,附属的建造物,但是人们觉得从面目上它更像他的哥哥詹德夫瑞。于是人们就会产生这样的一种想法,那么究竟这个金字塔是谁建的?是哈夫瑞建造的,还是他哥哥建造的?如果是他哥哥建造的话,那是不是他哥哥建造这个过程当中就神秘死去了呢?如果他神秘死去了,那么继位的是谁呢?获利的是谁呢?是哈夫瑞,哈夫瑞获利之后,不仅是盗用了他哥哥的一个王位,而且把他哥哥的金字塔也据为己有呢,在后边修建了自己的这样的一个辉煌灿烂的被后人所瞩目的这样一座非常大的金字塔。这是非常可能的,但是无论是他哥哥的还是他弟弟的,无论是詹德夫瑞的还是哈夫瑞的,甚至有人提出来它有可能既不是他也不是他,而是他们两个人的父亲胡夫建造的。但无论是谁建造的,他们的年代大体上都是确定的,那就是公元前2500年左右,距今4500年左右这样的一个时间。

有关狮身人面像的其他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