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鳄的来历

帝鳄化石是在尼日尔的撒哈拉沙漠发现。第一个帝鳄的牙齿与鳞甲是在上世纪40年代到50年代发现,由法国古生物学家艾伯特·拉伯发现。直到1964年,地理学家发现其头颅,并引起菲利普·塔丘特的注意。他带着化石回到巴黎,头颅由France de Broin检验。在1966年,他们正式地将这种动物叙述、命名,学名为帝鳄(Sarcosuchus imperator),意思是“肌肉-鳄类-帝王”。

正模标本为MNN 604,是尼日尔国立博物馆(Musee National du Niger)的第604号标本,研究之后标本归还回尼日尔。 第二、三次主要的考察是保罗·塞里诺在1997年与2000年的考察。他在El Rhaz地层发现部分的骨骼、大量的头颅、20吨的已分类化石,该地层时间是晚白垩纪的阿普第阶到阿尔比阶。他们花了一年完成帝鳄标本。挖掘的结果在2001年12月公布。这个挖掘团队有芝加哥大学与国家地理学会的驻会探险家保罗·塞里诺、耶鲁大学与多伦多大学的汉斯·拉尔森、纽约骨科医学院的Christian Sidor、尼日的Boubé Gado。

帝鳄的生活习性

如同真鳄类,帝鳄也许有广范围的发声范围。帝鳄可能使用这些声音来界定领地范围、吸引异性、与它们后代沟通。 帝鳄的眼窝略朝上,显示这动物可能花大部分时间浸在水中,观察岸边的猎物。它们似乎以白垩纪的大型鱼类与乌龟为食。突出的颌部与结实的牙齿是用来抓取与压碎,它们的主要猎物可能是大型动物与较小的恐龙,它们埋伏在水中,并将猎物拖入水中,将猎物压碎、淹死、撕裂。

帝鳄可能与同一地层发现的似鳄龙产生猎食的冲突,似鳄龙是身长10.7米的兽脚类恐龙,有类似长吻鳄的颌部。保罗·塞里诺宣称,因为这群动物非常大,它们可以轻易地猎食中小型恐龙,包括非洲地区的长颈部、小头部的巨大蜥脚类恐龙的幼年个体。

其他鳄类生物学家怀疑这巨型动物的猎食能力。帝鳄长而瘦的口鼻部非常类似现代长吻鳄、伪长吻鳄、狭吻鳄的狭窄口鼻部,上述物种都是以鱼类为食,不能追踪大型猎物。与现代尼罗鳄与已灭绝的恐鳄相比,尼罗鳄与恐鳄都有非常宽广、厚重的头颅骨,适合咬食大型猎物。由于该地当时有大量的总鳍鱼类动物,所以许多专家认为帝鳄只是种大型鱼食性动物,是现代长吻鳄的布满鳞甲版本,而非恐龙杀手。

然而,未成年帝鳄与现代狭窄口鼻部鳄鱼,两者口鼻部宽度类似,但成年帝鳄的口鼻部极度扩展。若计算口鼻部相较于身体比例,帝鳄比尼罗鳄还狭窄,但宽度仍比长吻鳄宽。此外,帝鳄的牙齿并未如同大部分鱼食性鳄类般互相交错,显示它主要以鱼类为食,而以陆地动物为补助,如同尼罗鳄。

与帝鳄住在同一水域的总鳍鱼类经常身长超过1.8米,重达90公斤。这增加了猎食大型或中型陆地动物的可能性,而非以这些大型鱼类为食,许多这种鱼类拥有一层保护用的皮内成骨。

在1亿1000万年前的早白垩纪,撒哈拉沙漠是个热带平原,上面散布着湖,有河流与溪流过,岸边布满植披。

现代真鳄类的体型与外形上非常相似,倾向于生存在不同区域;帝鳄是鳄形动物之一,鳄形动物体型与外型上差异很大,大多生存于同一区域。有四种鳄形动物跟帝鳄在同一岩石层发现,包括有着8厘米长头颅的矮小鳄类。它们占据多样且不同的生态位,而非互相竞争食物资源。 按含河马,去掉非洲象的公式算,体重还算过得去,帝王鳄的腿其实应该够强,例如2000kg的雄河马大概是450mm的Hc+Fc周长,帝王肌鳄假设按580mm算,即便按指数2.733放大,理论值也是4000kg左右,因此它陆地行动能力即便按半直立算,也有应该有河马的部分行动能力,而且帝王肌鳄骨盆肠骨的ilium比真正鳄类比例宽大的多,可以附更多的肌肉。

所以应该考虑下帝王肌鳄有的时候是像劳氏鳄,法索拉鳄那样可以陆地行动,抓个自己能吞下的蜥脚亚目崽子,渔场与渔场之间迁徙,而不是总在水里面游动伏击猎物。

帝鳄的相关报道

曾经的古生物考察认为,在距今约1.1亿年以前,恐龙并非地球上唯一的统治者。美国芝加哥大学的古生物学家最近在尼日尔的泰内雷沙漠发掘到一具巨型鳄鱼的化石。这种鳄鱼的学名叫“sarcosuchus”,就是“鳄鱼之王”的意思。与此同时,这些研究人员惊讶地发现,这只生存在水中的鳄鱼堪称为“庞然大物”。它长约11.65米,重达8吨,而且,这只鳄鱼与恐龙同处一个时期——白垩纪,是当时最凶猛的食肉动物之一。更让研究人员吃惊的是,这样的鳄鱼在恐龙横行的远古时代,与恐龙共同分享这白垩纪温暖的气候。以能捕食恐龙,主要因为它有着非常特殊的身体构造。它的鼻子末端长着一个巨大的、球根状的突起,突起里面有一个空腔。这使它的嗅觉异常灵敏,并能发出奇异的声音。而且,这种超级鳄鱼的牙齿也非同一般。与一般以鱼类为生的动物相比,它的下颌牙不仅与上颌牙互相交错,而且能精确无误的嵌入其中。在100多颗牙齿当中,一排门牙能咬碎骨头,撕裂像小型恐龙。此外,它的眼睛也难以理解地向上翘起。

除此之外,鳄鱼的皮肤上还长有一层片状骨质“铠甲”。这些“铠甲”不仅像树的年轮一样标志着鳄鱼的年龄,而且能保护鳄鱼在捕食猎物时免受伤害。

事实上,早在1964年,法国科学家就曾在尼日尔挖掘到一块此类鳄鱼的头盖骨化石。之后,由保罗·塞雷诺率领的芝加哥大学的考古队也分别在1997年和2000年挖掘到一些类似的化石。但这些残缺的化石仅仅提示研究人员——这样的鳄鱼有可能存在。而最近的发现则表明,此类鳄鱼可能就是生物史上最大的鳄鱼之一。

正如古生物学家保罗·塞雷诺在接受采访时所说,当时,这种鳄鱼势力非常强大,很可能就是小型食草恐龙做恶梦的那类东西。


有关帝鳄的其他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