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人奥兹如今保存在意大利博尔扎诺考古博物馆,其死亡时年龄约45岁,身高160厘米,脚约38码。他是目前世界上保存最完好、历史最长的人体。当地人说,奥茨具有无边神力,自从十几年前他的沉睡梦被打破后,就开始一步一步地向那些打扰他的人采取报复行动,并以一些神秘的方式让他们死亡。 2016年6月,奥茨冰人被评为世界十大古墓稀世珍宝之一。

冰人奥兹的发现过程

冰人1991年被发现。1991年9月,两名德国登山游客西蒙夫妇(Helmut和Erika Simon)来到意大利境内的阿尔卑斯山探险,于1991年9月19日共同发现的。

在一个1万英尺的山谷中,他们发现了一具赤裸、扭曲、脸朝下躺在冰雪中的尸体。起初这两位探险者以为这冰人是一位发生意外的现代登山者。而科学家的研究发现,这并不是意外死亡的现代登山者,而是一件也许有着几千年历史的无价之宝。

第一条线索是冰人携带的物品。他带着一把比他还高的弓,还有满满一袋箭。他还带着一种武器——那是一把斧头。X光片显示,这把斧头是铜制的,由此可知冰人是5000年前的古代人。

根据它被发现的地点,这个冰人被称为“奥兹”。它也许是在自然条件下形成的最古老的木乃伊。在他死后,雪把他掩埋了。他被迅速冻结,因此得以保存。奥兹的尸体在冰雪中沉睡了5000年以上。他所在的地点向人们提示:很显然,是某种意外杀死了他。

冰人被发现时,已被阿尔卑斯山上的冰雪制成木乃伊。他的皮肤上的汗孔仍然清晰可见,他身旁还放置着一把铜制的斧头和一个装有14支箭的箭袋。人们试图利用这些线索发现他以何为生,从何处来,受到什么样的袭击,最后一餐吃了些什么,死因究竟是什么。

在冰人被发现的最初9年里,每个月,意大利博尔扎诺的科学家都要把这具冰冻的尸体拉出冷柜。为了防止尸体腐烂,他们只研究20分钟,然后就把它放回冷柜。而在公元2000年,在冰人被发现9年后,科学家彻底解冻了奥兹,以便弄清他的情况。

瑞士和意大利科学家利用最新医学成像技术发现,“冰人”死于后背中箭引起的失血过多。高清晰的三维扫描图像显示,一个箭头在“冰人”左锁骨下面的一根动脉上撕开一个口子,从而造成大量失血,还诱发了心脏病。

从事这项研究的苏黎世大学科学家吕厄说,“冰人”中箭后,箭杆被拔出,箭头仍留在体内,但拔箭之举可能加重了伤势。

这个发现澄清了围绕“冰人”死因的种种猜测。此前有人认为,“冰人”死于暴风雪,或死于某种祭祀活动。

冰人奥兹的死因推测

意大利考古博物馆的研究人员认为,奥兹是在雪地里睡着了冻死的或是死于雪崩。《华盛顿邮报》的报道则称,在对冰人经过一种被称作层面X线照相术的技术测试后,科学家发现冰人的左肩下有一枚箭头,在骨骼上还发现箭头射入他身体后留下的痕迹。

研究人员称,奥兹很可能是死于战争,因为他身上武装着斧头、刀和弓箭。箭头进入体内的角度表明他是被人从下方击中。这柄箭不到1英寸长,穿过他的背部,切断臂上的神经和血管,停在肩膀和肋骨之间。由于箭没有射到任何重要器官,研究人员估计奥兹流了很多血,最后在痛苦中死去。

据美国连线杂志报道,冰人奥兹作为世界上最早的木乃伊一直富有神秘感,他的神秘死因是科学家多年以来热衷研究的主题。科学家对冰人奥兹胃部的最新分析揭晓了这例史前最著名的谋杀案例的神秘面纱——奥兹是遭受伏击致死,但令人惊奇的是他的死因是最后的晚餐吃得过饱,在逃亡途中无法逃脱追击。 奥兹发现于1991年,尸体冰冻保存在意大利阿尔卑斯山脉冰山上,他已有5300年的历史。他身体上的纹身和携带的工具装置使人们对他的来历和死因十分好奇,在他风化眉毛之下的褐色眼睛更具神秘感,他已成为一位青铜器时代名人。公众和科学界对其展开了一系列调查分析,试图揭开他生前的经历和具体的死因。

起初,冰人奥兹被科学家认为是冻死,陷入山坡的暴风雪之中;另一种可能是宗教仪式献祭。但在2001年,研究人员在奥兹左肩发现一个箭头,手掌和胸部有擦伤和伤口,并且头部有钝器重创的迹象。显然他是在一场非公平角斗中的受伤者。

结合从奥兹体内发现当地特殊花粉颗粒的分析,可叙述他死前最后几天的故事。奥兹可能偏离自己部落的领地,也可能是突击侦察小组成员,但在阿尔卑斯山脉活动时却被发现。奥兹被两位攻击者杀死,在他的肩部留有伤口。经过几天的追杀,奥兹一直没有时间进食,导致腹中空空,最终被攻击者袭击致死。

但8月17日发表在《考古科学》期刊的一项最新研究显示,奥兹死前胃中并不是空的。冰人和木乃伊研究协会的艾伯特·金科(Albert Zink)使用CT扫描发现之前被认为是奥兹的结肠部分实际上是他的胃部,在死亡之后已萎缩变形。

在奥兹体内其它部分结肠中仍残留着死前进食的食物残渣,考古学家发现其中包含马鹿肉、野山羊肉和谷物。至于他的胃部,这对于奔波逃脱攻击者的追杀十分不利,从很大程度上讲,他是由于过饱饮食导致被攻击致死。

金科和同事指出,奥兹在逃亡追杀中并不能吃太多的食物,因此很可能他经历一段追杀之后栖息时吃了很多的食物,以保持充沛的体力。但在很短的时间里,当他饮食之后便被攻击者发现,并在距离奥兹进食的栖息地点不远前伏击杀死他。

但科学家指出,这项最新研究仍无法最后断定奥兹的死因,像其它神秘的谋杀案一样,奥兹的死因仍是谜雾重重。

冰人奥兹的基因研究

距冰冻史前人奥茨在意大利阿尔卑斯山脉的冰川底被挖掘出来已有17年,这一发现至今仍让科学家们振奋不已。意大利卡每日诺大学的分子生物学家弗兰科·若罗和他的同事声称,从这位迄今为止最古老的提洛尔冰人奥茨身上提取了完整的DNA序列。

线粒体是提供能量给细胞的分子结构。 DNA结构是通过母系遗传的,因此一个人的DNA序列可提供他女性祖先的信息。

意大利帕维亚大学的遗传学家安东尼奥· 托罗尼说:“这项研究更进一步证实,用新的排序方法,古人的线粒体DNA可进行完整排序。”

5350至5100年前之间,属于现代欧洲人已被识别的某一DNA的分支,他的同胞很可能在日益广泛的群体定居生活中与不同基因的人聚居或婚配,导致线粒体DNA发生某种变化。

对现代欧洲人基因的进一步研究也许可以识别若罗小组所称的“奥茨分支”。

“我们分析了从保存完好的人体中提取的一条完整线粒体基因组,从而证实当今的欧洲人与史前人之间有重大的基因差别,不管这个冰人是不是5000年前的”, 若罗说。

研究员估计,奥茨大约46岁时,被箭重伤后头部后又遭重击以至死亡。 若罗小组从奥茨的小肠提取DNA,进行隔离以避免DNA离开人体后受到污染。

哥本哈根大学的演变生物学家艾斯克·威勒斯勒夫认为,史前DNA的线粒体或细胞核,极易受到人工操作和实验室化学制品的污染。而头发因其无孔结构被证明最具有抗污染性。

“由于若罗小组提取的是木乃伊的小肠DNA,这一异常的线粒体DNA有可能是受污染的DNA与奥茨的基因组混合而成”,威勒斯勒夫声称。

2006年, 若罗和他的队友曾报道,从冰人奥茨的小肠内提取的DNA片段显示他属于K1血统。大约8%现代欧洲人属于K 单倍型类群,意味着他们有相同的女性先祖。K单倍型类群被划分成K1和K2血统。2006年以前对现代欧洲人的研究已识别出K1血统下的三个分支。

在最新的研究中,研究员采用最先进的基因组排序技术来恢复奥茨完整的DNA。 与115种现代欧洲人的K单倍型类群的对比显示,奥茨来自人类尚未识别的K1的第四分支。

“奥茨属于已经绝种或非常罕见的K1第四分支的可能性极小”,托罗尼说。他认为更可能是冰人奥茨的某种基因突变清除了当前用于辨别K1分支成员的唯一基因标记。

完整的古代人线粒体基因组非常罕见。 这一序列来自距今4500至3400年前之间一个格陵兰人的冰冻头发。 威勒斯勒夫研究小组在6月27日《科学》中报道,格陵兰人的线粒体DNA与后来的爱斯基摩人以及现代美国本地人的DNA有极大地不同。

格陵兰人也显示了他与现代阿留申人(爱斯基摩人中的一种)以及西伯利亚人的基因联系,威勒斯勒夫研究小组最后猜想,最早的新世界移民来自白令海地区,其后被其他人种的移民取代。

38000年历史的穴居人骨头中分离出一套完整的线粒体DNA,而多数研究人员认为穴居人是有别于现代人的另一个物种!

冰人奥茨携带基因突变G-L91。冰人奥茨和这19位献血者有共同的祖先。据推测,他们共同的祖先可能生活在10000至12000年前。单倍群G在欧洲很少见,主要扎根于中东地区。研究推测新石器时代的革命动荡促使人们向西迁。另外欧洲主体白人基因突变为R1b和R1a,起源于中亚草原带,讲印欧语系。似乎是现代欧洲白人取代了古欧洲人。单倍群R覆盖了G,就像白人在美洲做的那样,干掉了几乎所有印第安男性,R覆盖了印第安标记Q。

冰人奥兹的所属争议

在发现奥兹之后,意大利和奥地利曾经因为奥兹的归属问题发生过争执。起先奥地利取走了奥兹,后来仔细的勘察表明,奥兹出现在意大利的领土上,距离两国国境线只有数十米。1998年,奥地利把奥兹归还给了意大利。奥兹被冰冻保存在意大利的波尔查诺(Bolzano)博物馆里,距离他的出生地可能还不到20公里。而马勒有一个研究,也证明奥兹确实是一个意大利人”。

有关冰人奥兹的其他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