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考古首页 > 史前文明 > 正文

玛雅人的长脑壳,是在模仿外星人吗?

时间:2021-09-06 07:10:18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由于和旧大陆相距甚远,又非常突然地衰败和灭亡,美洲文明被笼罩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不过有的神秘学猜想实在是用力过猛,非要宣称玛雅之类的美洲文明得到了外星人的眷顾,瘦长头骨(elongated skull)就是其中值得说说的一件事。

玛雅人的长脑壳,是在模仿外星人吗?玛雅人的长脑壳,是在模仿外星人吗?

变成“竹笋”的脑壳

瘦长头骨的标本在墨西哥城的国立人类学博物馆,以及梅利达(Merida)和圣米格尔(San Miguel)的博物馆中都能找到,可惜笔者才疏学浅,找不到那些标本的出土信息。好在1994年在帕伦克(Palenque)遗址第13号神庙出土的红王后(Red Queen of Palenque)履历清楚,拿来举例子再好不过。

红王后得名是因为她的遗体被和大量朱砂一起下葬,出土时的骨骼被染上了红色。这位大约生活在公元600-700年的贵族女性,被推测为帕伦克的巴加尔大帝(Pakal the great)的妻子。从解剖学的角度看,红王后的突出特点是头骨变形:她的头骨上半部被严重地拉长,额头都快有脸那么长了;相对应的头骨的横向尺寸被压缩,如果把正常人的头骨比作圆蘑菇的话,红王后的头骨成了又尖又长的竹笋;最后,她的额头被压成了一面平滑的斜坡。

头骨的形状虽然奇怪,但我们可以确定这是人工产物,技术还被欧洲殖民者记录了下来。美洲的头骨塑形有两个流派,一个是板状塑形——用木板或其他东西来压缩婴儿的头骨。如果将一块平板放在孩子的头上,并将其绑好,就会使孩子的额头变平。如果孩子的头被放置在两个板之间,一个在前面,另一个在后面,再绑到一起,得到的将是横向变宽、纵向变长的头骨。

Garcilaso de la Vega记录了秘鲁某些地区居民使头骨变形的方法。他说:“从出生起,他们就把孩子的头盖骨压在绑在一起的两块木板上,他们每天都收紧一些……三年后,一个孩子的头骨完全变形,他们才拆掉了这个装置。”与板状塑形相对应的是圆周塑形,部分美洲人用布带包裹在头骨周围并不断收紧,迫使它直立生长,同时减小了头骨的直径。

虽然头骨塑形的成果触目惊心,但是这种行为在中南美洲分布极为广泛,学者测量了来自122个玛雅遗址中的1600颗头骨,发现其中的90%都被塑过形。以至于在1585年,教会就下令在美洲禁止这种头骨塑形行为(然而没用,现在多米尼加和秘鲁还能见到经过头骨塑形的活人)。

从出土骨骼的记录来看,在智利、阿根廷、玻利维亚和秘鲁都发现了瘦长头骨,特别是对秘鲁帕拉卡斯(Paracas)半岛的考古发掘中,发现了一批极端拉长的头骨,脑颅部分几乎要占整个头骨的2/3,相关的标本收藏在纳斯卡的Ica博物馆,去看地画的时候可以顺道看一下。

脑瓜越长越尊贵?

有神秘学人士认为,印第安人的头骨塑形习俗,是因为他们见到过大脑壳的外星人,所以见贤思齐,给脑组织搞一次跑羊驼圈地(印第安人到达美洲的时候当地的马已经灭绝了)。当然这仅仅是无稽之谈。顺便一提,玛雅人习惯在小孩子前面拴上小东西,引导小孩子成为斗鸡眼,让人怀疑外星的显示设备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玛雅人还有个习俗是把门齿之外的牙齿牙冠剪掉一截,搞成个人工龅牙的样子……

除了中南美洲,还有很多地方有头骨塑形的习俗,比如大名鼎鼎的匈人,在中欧和东欧出土了不少五世纪六世纪的瘦长头骨,都被认为是受到匈人的影响。希波克拉底在《论空气、水和环境》一书中则记载了埃及人拉长头骨的习俗。最令人意外的是,在伊拉克Shanidar发现的4.5~3.5万年前的尼安德特人遗址中,也发现有颗头骨存在拉长的迹象。

关于头骨塑形的动机,有多种不同说法,有的说美洲人是在模仿美洲豹,有的说是为了家族身份的识别,还有的说是为了祈祷生育顺利。在中美洲和秘鲁,都有头骨塑形是神谕的说法,而从考古学证据看来,头骨拉长越严重的人,墓葬越豪华。可见在过去头骨塑形是有身份的人才能享受的,或许就是某位上古的酋长,长了颗长脑壳,结果由他开始形成了崇尚甚至崇拜长脑壳的习俗。

“人中之驴”和“异相”

埃及第十八王朝有位阿肯那顿(Akhenaten)法老,他的雕像外貌让人印象最深刻的一点,就是可以用漫长来形容的脸,这个面相属于人中之驴!

1907年考古学家在国王谷发现了一家子木乃伊,其中一具在2010年被鉴定为阿肯那顿本人,不过就算有偏差,根据同批发现的两位公主的遗体,以及图坦卡蒙自己的瘦长颅骨,也能推测阿肯那顿的真容。阿肯那顿的瘦长头骨不是人工塑造的,科学家推测他患有马凡氏综合征,这是一种常染色体显性遗传病,患病特征为四肢、手指、脚趾细长不匀称,身高明显超出常人,伴有心血管系统异常,特别是合并的心脏瓣膜异常和主动脉瘤。患有马凡氏综合征的面部特征之一,就是长而窄的头骨。这个情况,或许能给上文“长脑壳”的推断做个参考吧。

中国古代也有圣贤、君主天生异相的说法,说书人常说君主“尧眉舜目,禹背汤肩”,“尧眉分八彩,舜目有重瞳。耳有三漏,大禹之奇形;臂有四肘,成汤之异体”,这要是严格对应,君主就成了《巴黎圣母院》的卡西莫多了。除此之外,昭烈皇帝刘备“两耳垂肩,双手过膝”,晋武帝司马炎“发长委地,两手过膝”,项羽和南唐后主李煜的重瞳,还有唐高祖李渊的1个副乳都是史书记载的异象。

头骨塑形是可能导致智力问题和癫痫的,有学者推测,在头骨塑形领域的“内卷”制造了一批废人,这是玛雅文明盛极而衰的原因之一。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并不是只存在于书中的典故,社会舆论,特别是各类权威的诱导,在改变人的审美的同时,也可能直接影响人的健康,直到今天,这种力量都是存在的。

免责声明: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转载或引用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部分源自互联网,无法核实真实出处,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编辑:森罗万象
关键词: 玛雅
为您推荐
  • 考古
  • 动物
  • 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