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考古首页 > 考古发现 > 正文

楔形文字是怎么破译的?

时间:2020-09-11 14:34:16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楔形文字是古代美索不达米亚苏美尔人发明的一种书写系统。这种文字被认为是在公元前3500年至公元前3000年的某个时期创造的,也是目前所知的最早的(书写)文字形式。随着楔形文字的渐渐弃用,它变成了一种不可读的文字。不过,这种文字体系在考古记录中被保存下来,这主要归功于他们书写载体——泥板。直到19世纪,楔形文字才最终被破译,学者们才开始逐步理解文字所写的内容。

楔形文字是怎么破译的?楔形文字是怎么破译的?

楔形文字最初用于苏美尔语,后来也被用于其他语言,包括阿卡迪亚语、埃拉米特语和赫梯语。此外,一些字母系统的灵感来自楔形文字,如古波斯语。也正因为古波斯语是受到楔形文字启发的书写系统,欧洲人才开始了解这种古老的文字。欧洲最早的楔形文字概念是由访问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的旅行者提出的,波斯波利斯曾是强大的阿契美尼德帝国(Achaemenid Empire)的首都。

18世纪,德国探险家卡斯滕·尼布尔复制了他在波斯波利斯看到的楔形文字,并在返回欧洲后出版了这些文字。然而,破译的过程直到1802年才开始,当时德国考古学家和语言学家奥尔格·弗里德里希·格罗蒂芬德注意到,在古老的波斯文献的引言中,有一些重复出现的文字。由于格罗特芬德熟悉萨珊晚期的铭文和希罗多德的著作,因此他推断出这些重复出现的文字是阿契美尼德统治者的名字和头衔。

不过,直到本世纪后期,楔形文字的破译才真正取得突破。1835年,当时在英国东印度公司(British East India Company)担任军官的亨利·罗林森(Henry Rawlinson)看到了伊朗的贝希斯敦铭文 。这是大流士大帝统治时期刻在贝希斯敦铭崖壁上的铭文,包含三种不同的楔形文字——古波斯文、阿卡迪亚文(注:也译为阿卡德文)和阿拉米文(注:也译为埃兰文,蒙文和满文的文字和阿拉米文有关)。罗林森开始逐步破译了古老的波斯文。两年后,他交铭文前两段的译文,包括标题和大流士家谱,转交给了皇家亚洲学会。

古波斯文的破译完成后,罗林森继续对照研究阿卡迪亚语和阿拉米语部分的贝希斯敦铭文。与此同时,另一位学者,埃及古物学家爱德华·辛克斯(Edward Hincks)也开始研究楔形文字,他的方法与罗林森是两种途径。

不过,到了19世纪中期,罗林森和辛克斯很快就和另外两位学者——朱利叶斯·奥本特和威廉·亨利·福克斯·塔尔博特——一起开始了破译楔形文字的研究。1857年,这四个人在伦敦会面,测试他们的方法在尚未破译的楔形文字上的准确性。所得到的结果是一致的,于是他们宣布已完成了对楔形文字的破解。

土耳其发现的薛西斯式楔形文字。这是一个三种语言的铭文,从左至右为古波斯语、巴比伦语和埃兰语

1842年,保罗-埃米尔·波塔发现了尼尼微城(注: 今日伊拉克北部城市摩苏尔附近,曾为古亚述帝国首都)。在发掘过程中,阿斯巴尼帕尔大图书馆被发掘出来。这对楔形文字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在这里发现了数万块刻有楔形文字的烧制泥板。类似规模的发现后来在1906年也有过一次,当时哈图萨皇家档案馆(royal archive of Hattusa)也出土了大量有楔形文字的盖板。

从19世纪中期起,大量的楔形文字被破译,让我们得以一窥古代美索不达米亚地区的生活。例如,其中一些与他们的信仰体系有关。这些文本包括关于他们的神或英雄的故事,如《埃努玛·埃利什》 (巴比伦创世神话)和史诗《吉尔伽美什》。

其他的,如埃勃拉泥板,对我们理解古代美索不达米亚地区的经济状况做出了贡献。同时,其他一些碑文,如阿马尔奈文书(注:也译作亚马拿泥板或阿马尔纳泥板,是一批刻在泥板上的书信,在上埃及地区阿马尔奈被发掘,绝大部分是古埃及新王国时期统治者与驻守迦南、亚摩利地区官员的外交书信。)则揭示了古代近东不同政权之间的互动。其他以楔形文字书写的主题包括食谱、法律和医学,不一而足。考古学家甚至发现了一份古巴比伦客户服务投诉状!

最近,在伊拉克北部库尔德斯坦发现的一批古代楔形文字碑使得专家们能够确定失落的王城马达曼(Mardaman)。这座城市横跨一条重要的贸易路线,这使得它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并一度极为繁荣,这种繁荣一直延续到了新亚述时期,即公元前911年到前612年。它的消失原因现在还需要更多的文字解读。

编辑:森罗万象
关键词: 楔形文字
为您推荐
  • 考古
  • 动物
  • 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