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考古首页 > 考古发现 > 正文

“红崖天书”的各种解释

时间:2019-07-09 08:48:50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数百年来被视为不解之谜的贵州关岭“红崖天书”,尽管屡有“新解”,但仍没有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天书”谜团仍在期待权威破译。

“红崖天书”位于著名的黄果树大瀑布附近, 是用铁红色颜料书写在一面崖壁上的一段碑文。

“红崖天书”的各种解释“红崖天书”的各种解释

长期以来,有关专家、学者为破译“天书”纷至沓来,对“天书”的解释也层出不穷。一些专家认为“天书”内容为皇帝所颁的一道“讨伐诏檄”;有人认为“天书”刻的是诸葛亮南征的有关传说和遗迹;有人认为“天书”是夏禹治水功成之后的刻石纪念。

诸葛亮写红崖说

红崖天书所处的地区名叫关岭,相传这个地方是三国时期诸葛亮南征的宿营地,至今这里还有着许多当年诸葛亮部队在此屯兵打仗的遗迹。

那么,晒甲山上的红崖天书会不会与三国时期的诸葛亮有关呢?晒甲山也被当地人称之为红岩山,我们所能找到的有关红岩山上藏有红崖天书的文字记载,最早是源自地方志《黔语》里的一首诗,诗的作者名叫邵元善,是一位在当地作过官的举人。

据历史记载,邵元善贵州盘县人,进京做官安顺市必经之路,在贵州生活多年必然也会听到诸葛亮的一些事迹,在看到红崖天书后必然也做过一些考证,这个地区名叫关岭当地就有关羽的儿子在此地大战魏兵的故事。安顺早年间被称为滇之喉,黔之腹,可想而知在诸葛亮时代的战略位置的重要性

晒甲山上的红崖天书都是一些奇特符号,它们大小不一,每个符号好像都是随意摆放,之间没有任何的规律可循

诗的描述中提到,红崖天书是当年诸葛亮与当地少数民族结盟纪念的一种图谱,这种把红崖天书说成是与诸葛亮有关的说法,在明代以后很多地方志中都有过描述,因此有人又把红崖天书称做诸葛碑。

“当时比较盛传的就是在公元225年,诸葛亮七擒孟获的时候,跟孟获的后代在这儿把彝族的各个部落、支系召集起来,搞了一个彝汉结盟修好碑,共同讨伐外敌。” 贵州省安顺市文物研究所所长李业成解释说。

藏宝说

天书的文学,无论是尧舜殷周,还是秦汉宋明;无论古文驯释,还是秘符破解,大多数学者都在仑颉夫子所造的汉字中遨游,认定天书非汉文字莫属。其实这种自负的结果,除了固步自封,裹足不前外,无法开展破解天书的主体思维。清代学者赵之谦,根据关岭地区自古的居民多是少数民族的特点,提出了天书文字是苗民古语新颖看法。当然,这里苗民工字,泛指贵州境内的少数民族。民国初年的教育总长任可澄发挥了苗民古书的观点,认为天书非篆非隶非八分,不仅非后汉文学,并非汉族文字。《贵州通史.金石志》亦云:字势颇类蘩文。兹地自汉以来,久为卢鹿族(即今彝族)居地,或竟出至于此族。

天书,以便事后取回重宝。以此立论,破解天书,不仅趣,还有意料之处的探宝奖赏,当然可以使人乐此不疲。据传有位北方来的探宝者,对此深信不疑,对藏宝地点都有了眉目,曾扬言将掘宝所得的一半,捐赠希望工程。在这里,应该祝愿那位执着的探险家心想事成,如愿以偿。不过尚须提醒;据传三藩之乱平定之后,吴三桂的红颜知己陈圆圆率领全家隐居贵州岑巩县的龙鳌河畔,是否有伺机取宝之嫌呢?探宝者如若寻宝落空,不应气馁,事出有因啊!

那么由于天书的记载早于吴三桂的时间,说明这一种说法也是可疑的。

殷高宗伐鬼方记功之石说

红崖天书发现至今已有数百年,这些似画如字的古怪符号,困惑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外史家,学者隐贤。虽有对天书的破解。可异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至今天书还是让人难识的秘文。尽管如此,若能将破解之意置之脑后,以一颗平常心去侃谈天书,倒可以天阔地宽,自得其乐。

湘籍学者邹汉勋先生首提异议,认为红崖天书的内容“当为殷高宗伐鬼方[16] 还经其地纪功之石”,士人以其在诸葛营旁,称之为“诸葛碑”,非也!同时,邹先生将天书之文训释为二十五字,并破译其意为:殷高宗攻克鬼方,除暴安良,东还经卤,这里的郡长都归顺了。殷高宗又分兵东进义播,南去自由(指缅旬)。再者又从金石学角度指出,红崖天书结体之古茂,文义之雅奥,非尚质之世,断不能为。观其磅礴之气,盎已上侪禹碑,下陋秦石。此论赢得了金石学家潘祖荫,汉学家祁隽藻的赞许。

所以,红崖天书又有“殷高宗伐鬼方记功之石”之说。但是殷高宗时期距离现在已经很长时间,发现红崖天书不过是明朝时期,那么在明朝之前为什么没有人发现呢?显然这种说法还是有待于进一步考证的。

讨燕檄诏说

学者林国恩经过九年考证,认为红崖天书是建文帝的“讨燕檄诏”。

建文帝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孙子。1398年,朱元璋去世后,建文帝根据遗诏登上了皇位。这招致了早就怀有野心的燕王朱棣的不满。第二年,朱棣以“清君侧”和“靖难”为名义,起兵反叛。本来中央军队数量占优,但由于建文帝手下大将李景清指挥不力和宦官的内应,叛军攻破了应天城(今南京)。就在这时候,皇宫起火,建文帝也不见了踪影。《明史 恭闵帝》 记载:“宫中火起,帝不知所终。”

林国恩称自己与同济大学地质学教授景学立一起为了确认摹本采用了地质分析的方法,根据岩层下面的痕迹与二十多种摹本相比较。后来又找到了《明史纪事本末》[18] 中有关建文帝纪闻的原始史料:指出建文帝出走在前,宫中火起在后,实施了“金蝉脱壳计”。燕王入城后将计就计传言建文帝被火烧死,为自己登基做铺垫。

天书中的年号'丙戌’,即建文四年,正是燕王叛乱的后一年。建文出逃时,有众多亲信随行,但在流亡的过程中分散。安顺处于交通枢纽,是进出云贵必经之路。在此留下天书,其目的在于告知众人自己的行踪。

建文帝在皇叔朱棣篡位之后,便在亲信随从的保护下,隐匿到了贵州的山谷之间。在躲避了数月后,建文帝很想号召臣民支持他东山再起,推翻朱棣,但苦于自己的身单力孤,加上朱棣的爪牙众多,难于应付,便想出了这么一个讨伐朱棣的檄文,让随从以金文的变体加上篆体、隶书、象形文字、草书以及图画的形义综合成一种“杂体”,然后用皇帝诏书的形式写于红崖之上。

林国恩把“天书”直译为:燕反之心,迫朕(皇龙)逊国。叛逆残忍,金川门破。残酷杀害(段、殴、牢、杀子民),致尸横、死亡、白骨累累,罄竹难书。使大明日月无光,变成囚杀地狱。须降伏燕魔做阶下囚(斩首消灭)。丙戌(年)甲天下之凤皇——允(火+文)(御制)。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永宁州团首罗光堂为了晋级想要拓印一大批红崖天书,好送给顶头上司,便命令工匠用桐油拌石灰涂凸字面,使字变成阳文进行拓印,之后又命令工匠用锤钻将桐油石灰铲平,让人参照还残留的某些笔划,随意乱刻上一些似文似图的字。红崖天书的本来面目给彻底破坏了。此后,许许多多的官员和文人便依照着自己的想法和猜测,模拟出了各种各样的红崖天书。

关于'红崖天书’没有详细的古文字资料,年代又比较久远,所以现研究只能处于猜测阶段。可以说,哪一种说法都能说,但哪一种说法也站不住脚。”

近代人之说

嘉靖二十五年(公元1546年),黔籍文邵元善,游山玩水之余写了一首《红崖诗》,由此千古之谜的天书从平平淡淡中脱颖而出,史学考据家则将红崖天书从历史的沉淀中推向社会。

《红崖诗》云:红崖削立一千丈,刻画盘旋非一状。参差时作钟鼎形,腾掷或成走飞象。诸葛曾为此驻兵,至今铜鼓有遗声。即看壁上纷奇诡,图谱浑领尚且盟。

清朝初年,田雯著的《黔书.碑》中,称"黔永宁有诸葛公碑"。

本世纪末的十年中,方才形成了以文会友的诠释浪潮。

有学者认为,红崖天书是一署名"凤凰"的皇帝所为,其标题为"品",其怪异文字经解读为:"做官,必须明白民之痛苦,不要寻欢作乐,如酒贪色,不要为权力相互残杀,使民逃离家园,过着悲惨的生活。"

彝文学者,力排众议,提出了红崖天书乃"原始彝文"说,并破解"天书"内容如下:"陋、侯驻兵地,出兵打古糯(即贵阳),兵多如松、且猛勇,掳获了很多妇女和羊群。联合德余部族,攻打南边的濮人城池,占领濮人的地方。住在各地的彝人汉人,互相尊重,权利一样平等,共在崖下打牛做斋,很多男女青年,在崖下静听讲述战争的胜利,招待前来庆祝的客人。"

还有学者张文焕 写了首<红崖碑歌>:莽莽榛棘中,多年无人识,好事者为之,仿佛意窥测。殷宗纪功阙,汉相名其德。考据疑应阙。诗人认为,有关汉文字的考据都值得商榷,因为红崖天书是"好事者"的杰作。

在关岭地区还流传着一个古老传说:爿羊柯部落的首领吉火,献宝中原归来,带着纣王的赏赐行至红崖山,突然发现远处的家乡已被外族入侵,山寨陷入一遍火海中。于是将国王赏赐的金银埋藏,在红崖上留下藏宝秘密后,下山投入战斗。因此,本地一直流传着这样的民谣:红崖对白崖,金银十八抬,谁要识得破,雷打崖去抬秤来!

有学者认为,红崖天书由三部份组成:

甲部"甲,凤,出,虎","读,书,须,入,门";

乙部"心,品";

丙部意译为"丙戊宦官误国,痛不欲生"。

另外尚有两个图形表示"妻子在祈祷,儿意在嬉耍"。

有传媒认为,这两个图形可以意译为:"自此不问政事,与妻儿隐居山林,共享天伦之乐"。

有学者将天书破解为四个组成部份:

标题一字:"君";签署二字:"西王"。正文十六字:"忌客入门,须缄其言,启箱白水,掏宝甲山。"

并将"黄果树","犀牛潭"两个地名,按同音,谐音进行顺序调整安排穿插,则可解译为"西王留锞处"。

1999年11月,江南造船集团公司高级工程师林国恩发布了他对 “红崖天书”的最新破译。他的破译说认为:“红崖天书”是明建文四年(公元1402年),建文帝被朱棣篡夺了皇位,逃到了贵州后,使用变体组合文字所书写的讨伐朱棣篡位的檄文。他的译文是这样的:“燕反之心,迫朕逊国。叛逆残忍,金川门破。杀戮尸横,罄竹难书。大明日月无光,成囚杀之地。须降伏燕魔做阶下囚。丙戌(年)甲天下之凤凰(御制)。”

2002年3月,南京的一位刘姓女士声称,她通过6年的努力后,得到了对“ 红崖天书”的全新理解。她认为,“红崖天书”并不是什么文字记载,而是一些 象征性的符号,这些符号反映了明朝燕王朱棣的宫廷政变。然而,这种说法 似乎与林国恩的说法有异常的相似,只不过,刘女士不把“天书”当作文字来 理解罢了。

有一位叫周继厚的专家通过实地考察后在《贵州文史丛刊》上著文指出, 关岭晒甲山的“红岩碑”上的斑斑红迹不是什么人类所写的文或字,这些在变化 中的斑斑红迹是碳酸盐沉积岩的风化现象,是自然界固有的,不是什么人类涂 写上去的。因为关岭县一带在地质史上是寒武纪康滇古陆 东面的歇湖区,在 远古时期,大量溶于水的或被水冲来的各种矿物质和有机质大量沉淀于湖底, 经过许多年的地质变化,水退后,这些沉淀物通过高温常压、风化、生物和某 种火山作用形成了沉积层,再经过不断的风化改造,就成了这个样子。

贵州考古研究所副所长、中国考古学会理事宋世坤,宋世坤认为到目前为止贵州考古界没有任何专家针对“天书”发表过专门的研究性的文章。没有古文献作参考,那些符号太玄了,根本就无法辨认。并且,他还推测,“天书”的书写时间不可能“太早”,与诸葛亮南征之说也无法扯上关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14] 碑刻专家赵超也曾对媒体这样表示:“对于红崖天书,学术界目前还没有统一的看法。由于'红崖天书’没有详细的古文字资料,年代又比较久远,所以现研究只能处于猜测阶段。”他还说了这样一句颇有意味的话:“哪一种说法都能说!”其言外之意也很明显。据说曾经破译过甲骨文的考古学家郭沫若也曾对“红崖天书”颇感兴趣,通过研究后,也未得到结果。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王元鹿在贵州召开的水书文化国际研讨会上提出这样的设想:

“水书” 是水族的文字,水族语言称其为“泐睢”,由水书先生代代相传,其形状类似甲骨文和金文,是世界上除东巴文之外又一尚存的象形文字,主要用来记载水族的天文、地理、宗教、民俗、伦理、哲学等文化信息,被誉为象形文字的“活化石”。最新的考古研究表明,水族文字与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夏陶上的符号有相通之处,进而提出了水族先民来自北方。至今,水族人仍在广泛使用水族古文字。

王元鹿说,水族古文字及用它来书写的水书,有若干迥然不同于包括汉字在内的其他民族古文字的特点,具有多方面的研究价值。无论是自造字还是借源字,较之独自制造的世界和中国民族古文字和本民族内部产生的文字系统,如纳西族的东巴文字,在文字学研究上都有很大价值。由于水族文字的资料工作和研究起步较迟,关于水书及其古文字的未知问题很多。如水族古文字的发生时间,其独立创造的自造字其渊源是什么,其异体字又是因何造成的等等。

编辑:森罗万象
关键词: 红崖天书
为您推荐
  • 考古
  • 动物
  • 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