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考古首页 > 考古发现 > 正文

23位学者联名打假“曹操墓”

时间:2017-04-28 01:00:41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村抢救性发掘一座东汉大墓获得重大考古发现,经权威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根据古资料现场考证研究,认定这座东汉大墓为文献记载中的曹操高陵。在墓室清理当中发现有人头骨、肢骨等部分遗骨,专家初步鉴定为一男两女三个个体,其中墓主人为男性,专家认定年龄在60岁左右,与曹操终年66岁吻合,应该是曹操的遗骨。

23位学者联名打假“曹操墓”23位学者联名打假“曹操墓”

金石研究专家李路平现场演示,作为安阳“曹操墓”铁证的石牌,与《鲁潜墓志》为同一人操刀作伪。

河南安阳西高穴大墓自去年底公布为“曹操墓”那一刻起,就饱受争议。今年6月,“曹操墓”入围在苏州揭晓的200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前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政法大学、河南、河北、安徽、陕西、江苏等地研究三国(曹操)文化历史的23名学者再聚苏州,认为凭现有考古发现资料不能证明、也无法确证就是曹操墓;并指出其在发现、发掘过程中,存在人为策划、人为操作、故意造假、作伪证等严重的学风不正现象;建议取消其2009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资格,希望有关职能部门进行全面调查。

当日,全国近40家媒体聚焦本论坛,本报曾两赴河南采访安阳“曹操墓”,也是本次论坛重点受邀媒体。

解密伪造 “魏武王常所用”石牌系伪造?

曹操墓出土的石牌中,刻有“魏武王”三字的共有7块,被视为证明其真实性的铁证。然而历史学者、河南开封文联书画委员会主任林奎成认为,曹操生前先被封为“魏公”,而后又被封为“魏王”,死后获得“武王”的谥号,曹操崩于东汉建安二十五年元月,曹丕当年11月称帝后,追尊曹操为“太祖武皇帝”。

他指出,从曹操死后至曹丕称帝的10个月间,世人对曹操严格的称呼是“武王”。任何史书都没有准确出现过关于“魏武王”的记载,在礼制森严的封建社会,曹操墓中出现“魏武王”的提法显然不能成立。

有人“拟古”伪造《鲁潜墓志》?

“曹操墓”之所以锁定在安阳西高穴村,据称是依据1998年在安阳发现的《鲁潜墓志》。《鲁潜墓志》直接标明了曹操墓的具体方位,河南考古专家按图索骥,精确锁定了曹操墓的位置,从而终结了此千古疑案。

金石研究专家、江苏省书画鉴定委员会主任李路平却指出,《鲁潜墓志》是人为“拟古”伪造的。他说,隶书“武”下面必为“止”,他考释了东晋前70多个“武”字均如此。但《鲁潜墓志》中“武”字下面竟写成了“山”,另一处写成了“之”。两个“武”字写法均为错字,遍查几十种篆隶无此一例。所以他认为《鲁潜墓志》是个地道的“新货”。

此外,李路平认为,作为安阳“曹操墓”铁证的“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戟”、“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刀”等石牌,与《鲁潜墓志》为同一人操刀作伪。他现场在黑板上对照图片演示,“武”字的体势、错误、字法均一样,仅是刀法略变为一粗一细而已。

汉代画像石亦为伪造新货?

中国政法大学中文系博士生导师、魏晋文学研究专家黄震云指出,安阳方面从盗墓贼手里缴获的汉代画像石和挌虎大戟系伪造,伪造时间约在2006年到2008年间。

研讨会上,黄震云指着汉画像石图片称:“整个图像用现代工具开槽太深,说白了就是用电锯锉的,边框斜打得太过明显,甚至连石头印痕、石头粉末还在的情况下,就只好在上面抹黄土冒充。”

此外,2008年,安阳考古队已经在动车上发布广告,称已经发现了曹操墓,并称还有系列曹操家用文物,不符合事实。“可以认为是盗墓贼发起并制造了曹操墓的被发现。”黄震云说。

黄震云认为:我们不仅要研究这些现象的真伪,从长远看,更重要的是科学发展和学风建设。

对学术质疑不需要专业资格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古典学》主编吴锐是湖北巴东人,他向家乡媒体表示:对学术质疑不需要专业资格。

吴锐说,西高穴墓已经被盗,本来应追究政府部门的渎职。河南本地的考古人员不是“一致”忙于抢救发掘,至今没有发表简报和研究论文,却“一致”动用一切力量证明“曹操墓”,包括请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专家到河南考察。当“反曹派”质疑曹操墓的真伪时,“挺曹派”便警告质疑者:你们太外行了,考古领域不是流浪汉的道德秀场。

尽管吴锐也是中国社科院权威专家,他却认为,中国社科院虽然有一定学术威望,但真理是朴素的,任何人只要有充足证据,都可以证明曹操墓是真是假。质疑和反驳的方式有许多种,比如你提出一个专业的观点,我虽然不懂你的专业,但如果我从逻辑上挑出毛病,你的观点就不能成立。

中共西安市委党校历史系教授、《异说三国》作者胡觉照,直指中国考古研究所前所长、中国学部委员刘庆柱在河南安阳“曹操墓”的认定上说了许多谎言。他指出,安阳“曹操墓”中没有发现墓志铭,刘庆柱称墓志铭最早出现于南北朝,斥责别人是业外人说外行话,但有关资料显示墓志铭远在南北朝之前就已存在。

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魏晋南北朝史博士张国安认为,“挺曹派”将各种材料的可解释度发挥到了极致,一环不衔接,整个体系就土崩瓦解,其观点、逻辑和科学态度都存在严重问题,如人骨鉴定的年龄不断变化就很不严肃,佐证缺乏科学性和说服力,科技考古不应该跟着“权威专家”的感觉和文献走。

河北专家闫沛东有曹操墓造假的铁证

本次论坛秘书长、中国盗墓史研究学者、《三国大墓》作者倪方六在新闻发布会现场介绍,河北专家、中国三国文化研究中心顾问闫沛东,手里有能证明安阳“曹操墓”造假的录音等铁证,闫沛东和另一机构正紧密合作,在酝酿怎样更好地揭穿此骗局。倪方六说:“闫沛东本人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所以没有亲自参加本次论坛,但提交了论文。”

记者看到,闫沛东的论文《九大证据揭开“曹操墓”造假真相》披露了一些造假内幕,指出安阳“曹操墓”纯属地方政府急功近利,某些所谓权威专家学者沽名钓誉,被社会上别有用心的文物贩子利用,演绎出的一场自欺欺人、欲盖弥彰的丑闻。

希望有关部门进行全面调查

苏州“打假”论坛与会23名专家学者,最终达成了以下共识:

一、凭现有考古发现资料,不能证明也无法确证安阳西高穴古墓葬的主人是东汉魏王曹操。

二、安阳“曹操墓”在发现、发掘过程中,存在严重的学风不正等现象,如人为策划、人为操作、故意造假、作伪证等。本次论坛强烈谴责这种造假行为。

三、学术研究应遵循科学严谨的学术规范、实事求是的治学态度,和客观、公正、独立的原则,不应该更不能亵渎学术,造假作伪,成为某些地区、某些部门甚至某些人谋利的工具。本次论坛建议,取消安阳“曹操墓”2009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资格,进行重新鉴定、审查。

四、希望有关职能部门就安阳“曹操墓”存在的问题进行全面调查,并公布调查结果,还事实以真相。

编后

关于“曹操墓”真实性的争论大半年来一直没有停息,本报今日报道23位专家苏州质疑“曹操墓”并摘要刊发专家观点,仅出于提供更多资讯的目的,不代表完全赞同其观点,因为正如吴锐先生所说“对学术质疑不需要专业资格”——与会专家们的观点也并非全部无懈可击。

比如,“魏武王”这个提法真的不能成立吗?

历史爱好者陈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曹操生前被封为“魏王”,死后被谥为“武王”,墓中文字写“魏武王”没有任何问题——如果曹丕不篡汉,曹操在历史的称谓就是“魏武王”。《史记·梁孝王世家第二十八》载:“梁王胜卒,谥为梁怀王。”《后汉书·宗室四王三侯列传第四》载:“十五年,追谥仲为鲁哀王。”同为汉代诸侯,梁国有“梁怀王”,鲁国有“鲁哀王”,魏国有“魏武王”,逻辑上有何问题?如果墓里不写“魏武王”,写什么呢?写“魏王”?新“魏王”当时已经是曹丕了;写“武王”?当时是大汉天下,省略限制词,那曹操不就成了“汉武王”了吗?想必所有专家都应该承认,封曹操为“汉武王”可不是朝廷的本意。

站长点评:曹操墓这个当初也是闹得挺大的一事,只是到后面又没消息了(我为什么要说又呢)

编辑:森罗万象
关键词: 曹操墓
为您推荐
  • 考古
  • 动物
  • 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