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考古首页 > 考古发现 > 正文

腓尼基人被湮没的历史

时间:2018-01-14 07:36:59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由于腓尼基人早已经消失在历史的烟波云海之中,有关他们的记载都出自曾经吃过腓尼基人苦头的希腊人和罗马人之手。所以,今天我们所知道的腓尼基人很不全面。据说,“腓尼基”是古代希腊语,意思是“绛紫色的国度”,原因是腓尼基人居住的地方特产是紫红色染料。腓尼基人强迫奴隶潜入海底采取海蚌,从中提取鲜艳而牢固的颜料,然后用紫红色染成花色的布匹运销地中海各国。

腓尼基人被湮没的历史腓尼基人被湮没的历史

腓尼基人始于公元前1200年,延续了大概1000年的文明,他们是最早的海运巨头,各个敌国都对他们的船只垂涎三尺。他们发明的音标字母,至今仍影响着文字的使用。然而,腓尼基人的成功招致了嫉恨,最终导致了自身的灭亡。希腊人与罗马人消灭了腓尼基人,更可怕的是,他们改写了腓尼基人的历史,现在,关于腓尼基人的记载被扭曲。在古代文献中,腓尼基人被描述成一个道德沦丧的民族,他们逼女为娼,杀子祭神。

但是,腓尼基人的真实面目是怎样的呢?在今天的世界里,谁是他们的后代?

在今日黎巴嫩境内的古希腊与罗马废墟下面,埋藏着一段几乎已被历史湮没的古老文明。

它曾主宰着古代世界最为重要的地区,但它与埃及、希腊、罗马等敌国不同,在陆地上几乎没有疆土。

腓尼基之王塔伯尼特的木乃伊,是研究者揭开腓尼基人的第一个突破口

腓尼基是一系列的城邦,而非统一的王国。通过控制这些港口,腓尼基人牢牢掌握了整个地中海。遗传学家斯宾赛对考古很感兴趣,但他探索的方式不是发掘,而是分析DNA。他首先去拜访一位可能帮助他解开腓尼基之谜的人。

这个人就是腓尼基之王塔伯尼特。公元前500年,他统治着西顿(当时腓尼基最大的海港之一)。塔伯尼特的DNA将帮助斯宾赛找到遗传标记——也就是腓尼基人特有的基因。然后,他就可以判断今天的黎巴嫩人和辞世已久的腓尼基王会不会存在着血缘关系。

斯宾赛需要将塔伯尼特的一小部分样本带回去,以探究他的过去。塔伯尼特被葬在一口借来的埃及石棺中,并且被制成了埃及式的木乃伊。

最适合采集DNA样本的部位,是塔伯尼特的牙齿。牙齿的珐琅质就像一座密封的坟墓,能如斯宾赛所愿,把完整的DNA保存下来。而塔伯尼特的牙齿则保存得非常好。

在黎巴嫩——腓尼基文明的发源地,科学家想找到腓尼基人的基因

即使塔伯尼特的DNA有用,它也只是复杂谜团中的一小部分线索。在黎巴嫩——腓尼基文明的发源地,能否找到更多的线索?斯宾赛和遗传学家皮埃尔·萨拉在黎巴嫩会合,他们将共同寻找腓尼基人的基因。

腓尼基人的基因是否隐藏在这些现代黎巴嫩人的血液中,并代代相传呢?为了找到答案,两位遗传学家将在黎巴嫩和地中海各地采集两千多份血液样本。

根据旧约记载,从公元前2000年开始到公元前1200年,迦南人生活、散布在黎巴伦旧城黎凡特(今提尔城)的各个地区。由于他们的出现先于腓尼基人,并且他们的发源地与聚居地重叠,所以,大多数考古学家都认为迦南人和腓尼基人同属一个民族,但是,迄今还没有人能证明这一点。

而且根据古埃及的传说,一群被称为“海民”的盗匪大约在公元前1200年侵入了黎凡特。一些学者就认为,正是他们与迦南人通婚,创造了一个新的民族——腓尼基人。

奇怪的是,“海民”入侵黎凡特之后,腓尼基人才一跃赶超了他们的对手。他们的船只逐渐演变成远洋大船,一天能航行100多英里。他们建立聚居地,成立了世界上最早的政治联盟和庞大的商业王国。是什么导致了他们惊人的飞跃性发展?这些海民只是单纯地影响了迦南人,还是和他们通婚、创造出了腓尼基人?

腓尼基人是否带有海民的基因?研究者手中的大部分资料都只是道听途说,所以采集当地人的基因样本进行遗传学研究,无疑会带来突破。

迦太基是腓尼基人公元前800年建立的新城,那么,迦太基人的血统能不能追溯到黎巴嫩?

大约在公元前800年,腓尼基人向外扩张,横跨地中海,建立了迦太基,迦太基在腓尼基语中意思是“新的城市”。这个由腓尼基人建立的城邦后来日益强大,逐渐成为了地中海的霸主。它的势力最终超过了它的建立者。

斯宾赛说:“我们想去在历史中已经得到确认的腓尼基人的居住地,比如迦太基,采集当地人的血液样本,分析血统,看他们的血统能不能追溯到黎巴嫩。”

腓尼基的各城邦曾经发展为一支举世无双的海上力量。他们光鲜亮丽的战船傲视着群雄。战船有层层排列的划船手和包覆青铜的坚固船头,能将敌国舰队打得落花流水。然而更令人称道的是他们停泊的港口。这个港口建于迦太基的全盛时期,商船和军舰都可以停靠。可容纳150艘战船的船台环绕着一座耸立在人工岛屿上的高塔,这便是他们海上力量的核心。它对罗马构成了莫大的威胁。两个古代的超级强国,就此展开了长达一百多年的布匿战争。

公元前146年,罗马军队终于力挫强敌,攻占了迦太基,摧毁了建立于700年前的腓尼基聚居地。于是,罗马成为地中海的霸主,它的船只自由航行在各个海域。

研究显示,今天的黎巴嫩人、腓尼基人和迦南人其实属于同一个种族

分析了无数血液样本之后,斯宾赛和皮埃尔找到了一组遗传标记:也就是腓尼基人所独有的基因。斯宾赛说:“我们终于找到了一组能称为“腓尼基血统”的基因。有了它,我们就可以追查到这些古代航海者的分布状况,就在地中海一带,甚至延伸到地中海之外。”

追寻这条血脉,他们发现了关于迦太基的一个奇怪现象。在腓尼基最大的聚居地,他们发现,如今只有不到两成人口携带有腓尼基人的遗传标记。这意味着什么?

也许迦太基的大批人口是由少数腓尼基人精英统治的,对当地人的基因没有多大影响。

另一种可能是,罗马人入侵并捣毁迦太基时,对有腓尼基血统的人进行了大规模屠杀,所以他们的血脉没能延续至今。

斯宾赛和皮埃尔的研究可能给腓尼基人的早期状况带来了新的启示。他们结束了关于腓尼基人和海民通婚的争议。劫掠成性的海民也许给腓尼基文化带来了飞跃性的发展。但科学家并未找到任何基因证据能够说明海民曾与腓尼基人通婚。

研究者认为,黎巴嫩人才是解开这一谜团的关键所在。研究显示,今天的黎巴嫩人、腓尼基人和迦南人其实属于同一个种族。这说明,早在耶稣和穆罕默德诞生前,腓尼基人就已存在了。基因分析也说明今天的黎巴嫩人———不论是基督徒还是穆斯林,都有着同样的基因组,属于同一个大家庭。

编辑:森罗万象
关键词: 腓尼基人
为您推荐
  • 考古
  • 动物
  • 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