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考古首页 > 考古发现 > 正文

《魔戒》中的霍比特人在人类进化史上真实存在过

时间:2018-01-03 02:46:40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霍比特人(Hobbits),或称哈比人,是在托尔金(J. R. R. Tolkien)的奇幻小说中出现的一种虚构民族,体型娇小为其特色,但并非矮人或侏儒。霍比特人是一帮又矮又可爱的家伙,一帮友爱、快乐的小男人,他们并不漂亮但脾气绝好,眼睛宽阔而明亮,面颊红扑扑的,嘴巴最适合发笑和吃喝。2003年,科学家在印度尼西亚弗洛勒斯岛上发现形似《指环王》中“霍比特人”的女性小矮人化石,并把其昵称定为 “霍比特人”。

电影《魔戒》三部曲中的小矮人“霍比特人”对很多人来说并不陌生,但如果说“霍比特人”在人类进化史上曾经真实存在,人们可能会觉得不可思议。

《魔戒》中的霍比特人在人类进化史上真实存在过《魔戒》中的霍比特人在人类进化史上真实存在过

英国科学家发表一项研究结果,更充分证实了“霍比特人”在人类发展史上确实存在过。

英国伦敦帝国学院进化动物学家林德尔·布朗厄姆和马塞尔·卡尔迪洛在18日出版的《生物学通讯》上发表文章说,电影中出现的“霍比特人”,也许是原始人类的一支,由于进化压力才演变成矮小体型。这为“霍比特人”真实存在说补充了新证据。

文章指出,一种“岛上原则”是造成这支原始人类演变得矮小的原因。“岛上原则”指由于岛屿上食物数量有限,体型较小的物种能更好存活,之后逐渐演变为较大型物种;相对地,较大体型物种则因食物不足面临严酷生存挑战,逐渐变得矮小,这是因为食物需求量小的物种拥有更大生存优势。

调查发现,在岛上生活的较小体型(体重小于5公斤)的灵长类动物,与它们在大陆上生活的同类相比,身材都发生了膨胀;而大型灵长类在岛上则比在大陆的体型“缩水”了一大截,缩小比例在52%到80%之间。这  为“霍比特人”从原始人类中演变而来提供了理论依据,因为“霍比特人”的体型是现代岛民平均体型的55%,是原始智人体型的52%。

2003年,科学家曾在印尼弗洛勒斯岛上发现了女性小矮人骨骼化石,并将其昵称为“霍比特人”。这种小矮人身高约1米,脑容量只有380毫升。据科学家推测,“霍比特人”生活在2万到8万年前的古代。

破解“霍比特人”谜团

起初,我们以为这是个小孩儿,大约三岁。这些易碎、微小的骨头是我们刚从印度尼西亚弗洛勒斯岛上一个广阔的洞穴里发掘、清理出来的。但我们仔细观察后发现,它们其实属于一个发育完全、大约1米高的成年人。

难道我们看到的不过是一个现代人,因疾病或营养不良而阻碍了发育?不,这些骨头看起来很原始,而且,从凉布洼(在当地芒加尔语中,意思是“清凉洞”)出土的其他遗骸看来,这具骨骼并非绝无仅有,而是曾经居住在这个偏远岛屿上的矮小族群的典型代表。我们发现了一种新的人类。

回到实验室,我们分析了这些骨骼和其他文物,才开始明白我们的发现意义何其重大。我们给这个矮小的人类亲戚取了个绰号,叫“霍比特人”。她生活在1.8万年前,正是现代人(也就是像我们一样的人类)向全球迁徙的时期。但是,“霍比特人”看起来更像一种人类远祖的袖珍版,这种人类远祖距今180万年,来自亚洲的另一端.

我们不经意发现了一个失落的世界:从更远古时代存活下来的矮人,生活在史前人类的主流之外。他们是谁?对人类的进化史,这些失散的亲戚能告诉我们些什么?

弗洛勒斯岛长360公里,位于亚洲大陆与澳大利亚之间,从未有什么大陆桥将它与这两块大陆连在一起。即使在海平面很低的时期,从亚洲大陆以“跳岛”的方式来到弗洛勒斯,也必须跨越最长可达24公里的海洋。大约4000年前,现代人类开始把猴子、猪、狗等动物带到岛上。这之前,能到达此岛的陆地哺乳动物只有剑齿象(大象祖先,已绝种)和啮齿类动物——前者游泳而来,后者则借助了水上漂浮物。在大脑具备了造船能力的现代人到来之前,没人能够到达弗洛勒斯;至少,大多数科学家过去是这么认为。

但在20世纪50和60年代,一位天主教教士兼业余考古学家西奥多?韦尔霍文发现了早期人类存在的迹象。在弗洛勒斯岛的索阿盆地,他在剑齿化石旁边发现了石器,而剑齿象化石年代据估计在距今约75万年。因为已知“直立人”至少在150万年前,就居住在附近的爪哇岛上了(直立人是人科动物的一个古老的种,人科包含人类及其近亲),于是韦尔霍文推断,“直立人”通过某种方式,穿越了大海,来到弗洛勒斯岛。

韦尔霍文以业余考古学家的身份说出如此耸人听闻的言论,没有能使考古界信服。但在20世纪90年代,另一些研究人员凭借现代技术,为索阿盆地出土的工具定年,结果发现其年代大约为84万年前。韦尔霍文果然说对了:人类祖先确实远在现代人到来之前,就踏上了弗洛勒斯岛。只是岛上早期居民的实际遗骸从来没被发现过。

于是我们前去寻找,重点集中在弗洛勒斯岛西部高地上的凉布洼。我们的考古队由印度尼西亚和澳大利亚的研究人员组成,加上35个芒加尔工人的协助。到了2003年9月,我们由凉布洼岩洞的地面向下掘了6米。比较近期的地层中出土了大量石器、动物骸骨,但至此似乎已经发掘不出更多东西了。

然而,在3个月的挖掘即将结束的前几天,我们的运气来了。先是看到一小片骨头,然后一枚颅骨的顶部露了出来,接着是颌骨、骨盆、仍连在一起的一组腿骨,这几乎是一具“霍比特人”的全副骨骼。

这时我们已经知道,我们有了惊人的发现,但还不敢把骸骨清理出来进行仔细观察。骸骨被水泡过,像又薄又湿的吸墨水纸一样不堪一动。于是我们把它留在原地,风干了三天,加上硬化剂,然后把这一整块地面全部挖了出来。

我们一路捧着这具骸骨,带它飞回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在那儿,来自澳大利亚新英格兰大学的古人类学家彼得·布朗,主持了骸骨的清理、保护和分析工作。他从其骨盆结构看出这个“霍比特人”为女性,从牙齿的磨损情况断定她是个成年人。她倾斜的前额、突出的眉骨、胡桃钳一样的下颌,都类似“直立人”,但其体型却极其特殊。

她不仅身材矮小、体重超轻(估计大约25公斤),脑子也小得惊人。根据布朗的计算,她的脑容量还不足现代人的1/3。迄今在人属成员中,“霍比特人”的脑容量最小。就是对黑猩猩来说,这样的大脑也算小的。

最使人对这枚小小的颅骨发生联想的,不是东亚其他地方强壮的“直立人”,而是更古老、更矮小的直立人化石。从上面看,这枚头颅的太阳穴是凹进去的。在西亚格鲁吉亚发现的距今177万年的“德马尼西人”,也有此特征。而且,在有些方面(比如下颌的形状),凉布洼山洞的古人类还非常接近更古老的化石,如在埃塞俄比亚发现的距今320万年的南方古猿“露西”。

但最奇怪的是,就人类进化的尺度而言,她几乎就像是活在昨天。我们对骸骨附近的木炭碎块进行了碳同位素测年,再加上热释光测年(能测定周围沉积物最后何时暴露在太阳下),发现她的年代为距今1.8万年。到2004年年中,我们在凉布洼发掘出了另外至少6个人的骨骼和牙齿,其年代从距今大约9.5万年,直到最近的1.3万年。

对少数质疑者来说,这一切令人难以接受。他们说,那个完整的头颅骨一定属于现代人,她患有一种罕见的称为“小头畸形”的疾病,患病者大脑萎缩,身材矮小。他们说,其他小骨头也许是儿童骸骨。但去年我们又发现了另一成年人的部分头骨,这是块下颌骨,仍与第一个尺寸相若。若说这种罕见病会出现在两个人身上,实在太匪夷所思。

实际上,“霍比特人”是我们首次发现的全新人种:“弗洛勒斯人”(Homo floresiensis)。这一人种也许从较早的“直立人”(可能就是韦尔霍文发现的石器的制造者)进化而来。她的祖先最初也许比她高出多达1米,但经过弗洛勒斯岛上数十万年的隔绝,他们逐渐矮化。

这种矮化现象常常发生在困在岛上的大型哺乳动物身上。在那里,它们的天敌一般较少(在弗洛勒斯岛,科摩多龙是惟一的威胁)。这种情况下,身高体壮就不那么要紧了。而且,小岛上食物资源稀少,如果身躯庞大,需要大量卡路里,反成负担。在亚洲大陆,剑齿象有时长得比非洲象还大,而凉布洼的剑齿象只比如今的水牛稍大一点儿而已。

过去一些人类学家认为,即使在史前时期,人类也可以通过发明新工具、采取新行为模式来适应新环境,而不必像其他动物一样在身体上进行进化。弗洛勒斯人的矮化则强有力地证明,人类也不能免于天择。对“霍比特人”的发现也预示着,在地球上某些偏远角落,也许还曾生活过其他人类的变种。

虽然这些小矮人的脑容量缩小了,但他们显然掌握了复杂的技术。我们在他们的骸骨之间发现了火堆、烧焦的骨头、数以千计的石器,这些应该都出自他们之手,因为我们没有找到现代人的迹象。在剑齿象的骸骨之间,我们发现了石头尖器(也许曾装在矛上),而有的剑齿象骸骨上还有被削砍的痕迹。显然,这些小矮人会猎捕身边最大的动物。这当然是一次集体行动。因为,就算是一只矮化的成年剑齿象也重达300多公斤),对体型只有学龄前儿童的猎人来说,确实是个可怕的猎物。

这个发现更凸显了韦尔霍文早已提出的一个难解之谜:古代人类是如何来到弗洛勒斯的?难道直立人是超乎所有人想象的好水手,能造船、能计划航海?这个发现还提出了一个新难题:大约5万年前,现代人从亚洲大陆扩散至澳大利亚,途经印度尼西亚并在此落脚,他们曾否遇过霍比特人?

没有迹象表明1.1万年以前现代人曾存在于凉布洼。后来一次强烈的火山爆发,应该让该地区的所有“弗洛勒斯人”都难以幸免。但在弗洛勒斯岛上的其他地方,也许还有某些族群存活下来。说不定现代人真的遇到过自己的古老邻居,然后,或者因为环境改变,或者因为他们与现代人发生了竞争或冲突,从而导致这些小矮人灭绝殆尽。附近岛屿也许有自己的矮人。如果在弗洛勒斯岛和附近岛屿进一步发掘,或许能解答这一问题。

同时,当地民间传说也许能提供一些线索。传说中提到了一种人,身高只有现代人一半,毛发旺盛,前额扁平。岛上居民至今仍流传着这样的故事。想一想,真是令人惊叹:现代人也许仍在民间传说中,保存着与另一个种的人类共享地球的记忆,他们与我们类似,又与我们有着不可思议的天壤之别。

编辑:森罗万象
关键词:
为您推荐
  • 考古
  • 动物
  • 文明